Thursday, April 30, 2009

流亡藏人紀念「西藏愛國英雄日」


【挪威西藏之聲4月29日報導】今天4月29日是西藏英雄圖丹歐珠為民族自由事業獻出寶貴生命,而制定「西藏愛國英雄紀念日」整整11周年。居住在印度北部達蘭薩拉的上百名流亡藏人於今早在拉傑日後山舉行煒桑和祈福活動,共同紀念這一特殊的日子。

流亡社區最大的非官方性組織西藏青年會於今天(29日)組織民眾在印度北部達蘭薩拉拉傑日後山舉行煒桑和祈福活動,紀念第十一個西藏愛國英雄日。

西藏人民議會前任議長噶瑪曲培、西藏人民議會議員噶瑪益西、西藏獨立活動人士拉桑次仁、西藏青年會副會長頓珠多傑,以及西藏青年會其他理事會成員和達蘭薩拉僧俗民眾等上百人參加了紀念活動。

西藏青年會副會長頓珠多傑在紀念儀式上對至今為民族自由事業獻出寶貴生命的西藏英雄們深表敬意和懷念,并要求居住在世界各地的流亡藏人肩負起歷史重任,加大展開營救西藏、營救境內藏人的各項活動。

西藏青年會總部發表新聞聲明指出,今天4月29日是西藏獨立斗爭歷史和藏人被迫流亡50周年的特殊年份中,值得紀念和深感驕傲的一個日子。

聲明指出,在西藏青年會的組織下,流亡藏人於1998年3月10日「西藏三十自由抗暴紀念日」開始在印度首都新德裡展開了無限期絕食活動,抗議中共政府非法統治和強權鎮壓境內藏人。當年4月27日參加絕食活動的藏人被印度警方強行拖走,在這緊要關頭,第二批候補絕食藏人圖丹歐珠為了西藏民族的自由和尊嚴,以自焚的方式獻出了寶貴的生命,他於當年4月29日在新德裡醫院中英勇犧牲。隨後西藏問題再度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強烈關注和支持,其中來自法國的格瑞斯先生也以自焚的方式表達對西藏問題的支持,這成為歷史上首次有外國人士為西藏獨立事業獻出寶貴生命的偉大事跡。

西藏青年會表示,圖丹歐珠的英勇犧牲對全體藏人,尤其對流亡藏人帶來了堅定信念和新的動力,因此,西藏青年會為了紀念和緬懷圖丹歐珠為首的所有為民族自由事業付出生命代價的先烈們,特將每年的4月29日制定為「西藏愛國英雄紀念日」。西藏青年會將通過這次紀念活動向所有的西藏愛國英雄先烈們表示最崇高的敬意和緬懷,以及對他們的家人和親屬深表同情和慰問。

聲明還強調,圖丹歐珠為首的西藏英雄先烈們的無畏精神使西藏問題不易被中共的強權統治和謊言所屏蔽,所以西藏青年會在這裡以充滿信心和勇氣,告訴中國政府,西藏問題永遠不會消失。與此同時,從去年三月份開始在全藏區陸續展開的大規模和平示威活動,有力地反駁和揭批了中共政府的所有謊言。

聲明指出,至今為民族自由事業獻出寶貴生命的西藏愛國英雄們,都有兩大訴求,一是西藏重獲獨立,二是迎請達賴喇嘛返回西藏,因此,西藏青年會絕對不會辜負他們的意願,并就此將奮斗到底。

西藏青年會在聲明中最後指出,雖然中共政府向外大肆宣傳西藏民眾過著安居樂業的生活,但實際情況卻恰恰相反,如果中國政府所言屬實,就應該允許聯合國、歐洲聯盟、國際媒體記者和獨立調查人士自由進入西藏展開實地調查,了解當地真實狀況。

主要嘉賓西藏人民議會前任議長噶瑪曲培在儀式上表示,今天4月29日,流亡藏人共同紀念圖丹歐珠為首的所有為國家和民族自由事業獻出生命的西藏愛國英雄先烈們的同時,絕對不能忘記每個人都肩負著西藏獨立的歷史使命。

他說,誰也不能改寫過去的歷史,對此問題達賴喇嘛在斯特拉斯堡建議中也明確表示,他不能歪曲和改寫過去西藏擁有獨立主權地位的真實歷史。因此,不管你是主張西藏獨立還是支持中間道路立場,應該要清醒認識到境內藏人所表達的政治獨立的有關訴求,利用實際行動展開更有效的活動極為重要。

噶瑪曲培表示,居住在自由國度的流亡藏人,特別是有職權的流亡藏人要正確認識境內藏人在中共軍警的武力鎮壓下,仍不顧個人生命安危,高呼“西藏獨立、允許達賴喇嘛返回西藏、漢人從西藏滾出去”等口號的真實含義,如果西藏流亡政府實行的是民主體制,并遵從多數西藏民眾的意願,就必須要聽從境內西藏民眾的上述訴求,改變目前的軟弱政策是勢在必行。

據介紹,今天下午,西藏青年會將組織民眾在達蘭薩拉舉行燭光游行集會活動。
Tibetans commemorate Martyr’s Day

Tuesday, April 14, 2009

Friday, April 10, 2009

Tibetan Youth Congress Condemns Chinese Court's Foul Verdict

Tibetan Youth Congress Condemns Chinese Court's Foul Verdict
China abuses the judiciary system to wrongly accuse and convict innocent Tibetan freedom fighters
Date: April 9, 2009

Just twelve days after the Communist Chinese Government elaborately commemorated the so called 'emancipation of millions of Tibetan serfs', the state controlled Lhasa Municipal Intermediate People's Court passed down death sentences and life imprisonment to five Tibetans. This heinous act, exemplifying abuse of the judiciary with impunity, further underlines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s fifty years of disparaging occupation of Tibet and its fatal ongoing policy of destroying the Tibetans as a race, culture and people.

Pertaining to last year's peaceful uprising of Tibetans against Chinese rule, the court accused Lobsang Gyaltsen of arson of two garment shops, killing a shop owner, and was sentenced to death. Loyak, was given the death penalty for his role in the burning of a motorcycle shop that killed three people and two employees. Two other Tibetans, Tenzin Phuntsok and Kangtsuk, have been given suspended death sentences with two year reprieve. Another Tibetan named Dawa Sangpo has been sentenced to life imprisonment.

The Tibetan Youth Congress (TYC) strongly condemns the highly biased and politically motivated verdict of the court and the judiciary system of China which purposely serves to meet the demands and wishes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and its policies. TYC maintains that the trial wasn't conducted in accordance with international law and standards which fundamentally gives the defendant the right to a fair trial and the right to chose an attorney.

TYC further argues that if Tibetans really enjoy basic rights inside Tibet as proclaimed by China, then the government, according to its so called regional ethnic autonomy law and policies, should be magnanimous enough to withdraw the court sentences and conduct the trial in a fair and open court with attorney of the defendant's choice and representatives either from independent human rights monitoring organizations or the United nations.

Since the occupation of Tibet in 1959, China has abused the judiciary system to wrongly accuse and convict innocent Tibetan freedom fighters.

more information:
New Yorker Tibetans took to the street to protest against the China's Death Sentencing of Tibetans
Urgent Mass Protest to withdraw the death sentences

Thursday, April 9, 2009

中國,你沒有權力判西藏人死刑

20090409 圖青會台灣分會新聞稿

根據新聞報導,昨天(20090408)拉薩中級地方法院做出判決,宣佈五個人因為去年314事件遭到判刑,其中Losang Gyaltse和Loyar被判死刑,Gangtsu和Tenzin Phuntsog被判死刑但有兩年的死緩觀察,Dawa Sangpo被判終身監禁。對此圖博青年會台灣分會(RTYC Taiwan)對中國政府表達最嚴正的抗議。

根據西藏自治區主席向巴平措表示,「314事件」後西藏公安機關拘捕、留置犯罪嫌疑人有950多人,對於這樣的數字,我們存疑。因為依據印度的西藏人權民主中心公佈的調查報告指出,314事件中,至少有200名西藏人喪生,6000人被捕,超過1000人失踪,而我們相信,其中未被公佈的黑數應該更多。中共政府一向善於說謊、向其國內及國際社會欺瞞西藏境內的真相。

因此,我們根本不信任在中國統治下的司法會對西藏人做出公平的審判。目前已經至少有76人因為314事件被判刑,但這些審判並不公開,這些被告並沒有辯護人協助他們(曾經有中國維權律師表示願意幫忙辯護,結果立刻遭到中共政權的恐嚇威脅),刑求的問題也一直存在。我們的兄弟姊妹是在怎樣的司法審判環境下被判刑?我們如何能夠接受這樣的司法判決?

此外,判決西藏人死刑更是對西藏宗教文化的不尊重及一大反諷。中共政權口口聲聲說,要讓西藏自治、尊重西藏人的文化和傳統,但他們的實際作為卻是相反。西藏人是虔誠的佛教徒,西藏已經有660年沒有死刑的歷史。達賴喇嘛尊者和流亡政府都認同不殺生以及佛法對寶貴人身的珍惜,和中國不同,西藏人用非暴力的方式處理事情。

所以,中國,你沒有判決西藏人死刑的權力!我們要求中共政權立即釋放所有因314事件而被任意逮捕的西藏人,並且讓國際社會進入西藏調查了解314事情的真相

新聞連絡人:札西慈仁Tashi Tsering(圖青會台灣分會主席): rtyc.taiwan@gmail.com
延伸閱讀:
中國,勿違背全世界人權潮流,應遵守公平審判原則
中共當局判處西藏首都拉薩兩名藏人死刑
Tibetan Youth Congress Condemns Chinese Court's Foul Verdict
西藏非政府組織採取行動拯救遭判死刑藏人的生命
中共再判一名藏人死刑 另二人被判長期監禁
西藏非政府組織譴責中國法院對三名西藏婦女量刑

兩名涉嫌喀什襲警案的維族人被執行死刑

20090409 自由亞洲電台粵語

新疆及西藏的法院在兩日內先後判決兩名維吾爾族人及兩名藏人死刑,追究其在去年8月喀什公安邊防支隊爆炸週成17人死亡,及去年314拉薩騷擾縱火案有7人喪生的刑事責任。對死刑的判決,國內的漢人、海外的維吾爾族人、藏人有不同的看法。(何山報道)

新疆喀什中級人民法院周四﹐裁定兩名在去年8月4日北京奧運開幕前夕,對喀什市公安邊防支隊施以爆炸襲擊,造成17人軍警的維吾爾族犯人罪成﹐判處死刑,驗明正身後,隨即押赴刑場處決。兩人名叫庫爾班江.伊米提及阿不都熱合曼.阿扎提。

世界唯吾爾大會的發言人迪里夏提對記者講,他不了解案情,但維人的消息指,過程有嚴刑逼供,他說: “據當地維吾爾人的訊息,扣壓的這兩個人,當中有一人28歲的小伙子,在扣壓期間遭過酷刑折磨,在審判當中,公判當中,好像有人在攙扶著,而且當地人們還疑,要麼是肋骨被打斷,或者在執行死刑之前,可能內藏的哪個部位的器官被中國強行摘取過,目前這些我們都無法核實。”迪里夏提指,在中國涉及恐怖襲擊之類,根本沒有律師會為兩名被告辯論。

在新疆喀什市長大,丈夫是公務員的漢人蔣小姐對本台講,死刑的判決對社會治安有好處。她說,奧運後街上的武警及邊防並沒有減少。她對記者講,喀什市很安全。怕肯定是有點怕,但事情已經過去。公安、交警、邊防都有的,沒少。我看街上很安定。

她說,女兒就與維人的孩子一起讀書,維人對去年8月的爆炸案也有不同的聲音,安定和諧要靠漢維兩族的人際關係。人際關係靠平時,人心都是肉長的,你對他好,他也一樣對你好。這個事情出來以後,本民族的人都有對這事打抱不平。

記者曾訪問喀什的維吾爾人對死刑判決的看法,但他們對都非常小心,指訪問要先通過領導,要聯絡單位等,有的開始更說不懂聽普通話,但後來又用普通話拒絕記者的訪問。

而在一日前,西藏法院亦判處2名在去年3.14拉薩騷亂事件中,縱火燒死人的藏人男子死刑,另2人被判死緩及1人無期徒刑。這是首次有人因314事件而被判死刑。周三在拉薩中級法院被判刑的5人,分別涉及3宗縱火案。共造成7人喪生,5家店舖被焚毀。

對此,海外的藏人則提出嚴正抗議,藏人札西慈仁講:他們說是法院規定的,但我覺的是沒有人知道,那個人有甚麼錯誤,是他們(法院)想做甚麼就做甚麼對了!

他們質存疑314事件中,至少有200名西藏人喪生,6000人被捕,超過1000人失踪,目前已經至少有76人因為314事件被判刑,而這些審判並不公開,這些藏人被告並沒有辯護人協助,曾經有中國維權律師表示願意幫忙辯護,但立刻遭到官方的恐嚇與威脅。

Wednesday, April 1, 2009

台灣人權促進會專訪RTYC Taiwan主席札西慈仁


我們有的是勇氣、毅力和真相
—專訪圖博青年會台灣分會主席 札西慈仁(TAHR報2009年3月號)
文/邱伊翎(台權會文宣部主任)
攝影/邱麗玲(台權會志工)

~「但是,我們很驕傲,全世界都怕中國,但中國唯一怕的,就是西藏。」札西說「圖博青年議會」常常被中國說成是恐怖份子,但,「我們根本就沒有武器,我們也沒有殺過人。我們有的是勇氣、絕對不放棄的毅力,還有,事實的真相。」

今年是圖博抗暴50週年,在台灣由「台灣圖博之友會」以及「在台藏人福利協會」、「圖博(西藏)青年議會台灣分會」、「四水六嶺在台分會」等三個在台圖博團體共同發起「圖博抗暴50週年系列活動」,並召開記者會宣佈2月25日的「博巴不過年」活動以及後續將近一個月全台系列活動。

圖博青年議會台灣分會主席札西慈仁在記者會上說:「五十年,講出來好像很容易,但你們要知道,這五十年來,我們過得有多痛苦。」

札西說:「我是一個在印度出生的藏人,我們父母他們都過得很辛苦,我們住的房子都蓋得小小的,他們有一個夢想,就是希望有一天可以回到西藏,西藏要獨立。他們希望可以在我們這一代,因為我們是生長在民主的國家當中,實現這個夢想。」

「去年,中共殺了很多西藏人,但是我們覺得很驕傲,因為有一個年輕人出來講話,訴說自己的權利。你要知道,在西藏境內講Free Tibet跟在印度講同一句話的差別有多大,他是會被殺頭的。」

「但是,我們很驕傲,全世界都怕中國,但中國唯一怕的,就是西藏。」札西說「圖博青年議會」常常被中國說成是恐怖份子,但,「我們根本就沒有武器,我們也沒有殺過人。我們有的是勇氣、絕對不放棄的毅力,還有,事實的真相。」

記者會結束後,札西帶我們去他的住處,一進門牆上便是一面很大的雪山獅子旗及他與達賴喇嘛的合照。入境隨俗的札西開始泡茶給我們喝,還拿照片給我們看,「這是我以前在夜市擺攤的照片」,「我以前在印度是賣衣服的,扛著很重的衣服在肩膀上到處去賣,我還睡過豬圈。」「就是因為我們苦過,我們知道沒有國家的人的痛苦,所以我們才會這麼努力,我做這些事情完全是沒有錢可以拿的,也沒有任何好處,我完全是花我自己的錢、自己的時間、自己的力氣。但是,因為我們知道,西藏不是達賴喇嘛一個人的,他一個人也沒有辦法作那麼多事情,如果連西藏人自己都不管西藏,還有誰會管西藏?」

去年4月26日北京奧運聖火到日本長野,札西拿出雪山獅子國旗,表達對北京奧運的抗議,被約有一百人的維護聖火警察隊伍制服逮捕、收押禁見,直到5月18日才安全抵達台灣。札西翻閱起當時好幾本日本雜誌對他所做的專訪,並播放當時日本的新聞畫面給我們看,他說他原本沒有計畫要這樣做,只是中國政府一直在污辱藏人以及達賴喇嘛,所以他才覺得他一定要喊出來。他自己講一講突然又不很好意思地說:「其實,你不要只寫札西,這個世界上,在國外在印度,有好多好多的札西,比我厲害的札西,都在作同樣的事情。」

「去年三月,中國殺了二百多人,一千多人失蹤。但是我們相信,他殺了一千個藏人,就會有一萬個藏人站出來。」

札西接著拿出「圖博青年議會」的刊物給我們看,一邊告訴我們:「這是在絕食,剛開始沒有一個記者來,但是後來李察吉爾跑來,就開始有媒體報導了。我們相信我們可以用和平的方式來達成目的。」

圖博青年議會於1970年的10月7日成立於印度北部的達蘭薩拉(Dharamsala),目前在世界各地的12個國家有85個分會,有超過三萬名的會員。每年至少會聚會一次報告各分會的工作狀況。「一開始,我們是NGO(非政府組織),現在我們認為我們是一個freedom movement(自由解放運動),我們是作為流亡政府與人民之間的橋樑」。「我們是個民主的社會,所以我們也要監督流亡政府,如果有喇嘛做錯事情,影響到整個藏人社會,我們也會出面指責。」

而當討論到「西藏獨立」或「西藏自治」的問題時,札西是這麼說的:「中國領導人曾經到印度演講,他說西藏人沒有一個人要獨立,他們早就忘記國家了,只有一個人想獨立,就是達賴喇嘛。他講的並不是事實。我相信,有百分之九十九的藏人都支持獨立。我們有一次從印度南部一直到新德里,沿途舉辦圖博和平遊行的記者會,每到一個地方,就有一、二千人會加入我們的遊行,三月十日,我們到了德里,聽完當地藏人的演講,後來我們去了中國大使館,但是因為當天警察太多,所以行動失敗。隔天我們又去喊口號,結果就被警察抓了,我被關了一個月,在印度最大的監獄,大家竟然每天排著隊來見我們,跟我們加油,要去法院宣判的時候,也是有一堆不認識的阿公阿嬤們來幫我們打氣。」

「達賴喇嘛不講獨立,是擔心引起殺戮,是為了和平的緣故,但是我們心裡都知道,我們要的是獨立。」「就好像你知道你爸爸愛抽萬寶路,可是因為太貴了,所以叫他的子女買白長壽,可是你身為人家子女的,當然要知道你爸爸就是愛抽萬寶路嘛,你怎麼可以還只買白長壽給他抽呢。」「達賴喇嘛主張中間路線,是因為他主張和平非暴力,因為他知道如果他一說出口,全部的圖博人一定都會起而戰鬥的,這樣就會讓很多人失去生命,所以他必須往後一點,守住那個底線。」「達賴喇嘛就是千手觀音的轉世,所以不可能提倡戰爭與武裝衝突的。」

我問到如果達賴喇嘛過世了,會不會影響到藏人目前的團結情勢?他說:「即使達賴喇嘛不在了,西藏獨立運動仍然會持續下去。」「我們最好的武器,就是耐心、毅力、真誠!也就是我們藏傳佛教信仰裡所講求的:身、語、意。去年四月我想去日本(意念),我就去行動了(身行)、然後在那邊大聲喊出來了(語出),就是一種最簡單的身、語、意實踐,也是真誠的一種體現。我們的獨立運動,其實就是我們的宗教、信仰、文化的延展而已。對我們來說,不管是不是在圖博境內,或者有一天達賴喇嘛不在了,我們還是會這樣下去。因為我們所維護的,不是外人所看到的國家主權或民族意識那麼簡單而已,而是真真實實的信仰、文化、與生活態度。」

札西說,五十週年了,一直努力到現在,他覺得這個運動有慢慢朝向目標正向邁進的感覺,他說,過去都沒有人知道西藏發生了什麼事情,也沒有人知道圖博(Tibet)是什麼,但現在越來越多人知道了。

結束訪談後,札西帶我們去吃他最愛的台灣食物,魯肉飯。一邊吃飯,札西一邊繼續跟我們聊著他所觀察到的台灣社會的種種問題以及在台藏人的處境,不時又穿插一些幽默風趣的笑話。看著他樂觀的笑容,我也衷心期盼著他父母那一代的夢想,可以在他們這一代實現。

延伸閱讀:THAR報春季號:圖博抗暴五十週年專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