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 2009

台灣人權促進會專訪RTYC Taiwan主席札西慈仁


我們有的是勇氣、毅力和真相
—專訪圖博青年會台灣分會主席 札西慈仁(TAHR報2009年3月號)
文/邱伊翎(台權會文宣部主任)
攝影/邱麗玲(台權會志工)

~「但是,我們很驕傲,全世界都怕中國,但中國唯一怕的,就是西藏。」札西說「圖博青年議會」常常被中國說成是恐怖份子,但,「我們根本就沒有武器,我們也沒有殺過人。我們有的是勇氣、絕對不放棄的毅力,還有,事實的真相。」

今年是圖博抗暴50週年,在台灣由「台灣圖博之友會」以及「在台藏人福利協會」、「圖博(西藏)青年議會台灣分會」、「四水六嶺在台分會」等三個在台圖博團體共同發起「圖博抗暴50週年系列活動」,並召開記者會宣佈2月25日的「博巴不過年」活動以及後續將近一個月全台系列活動。

圖博青年議會台灣分會主席札西慈仁在記者會上說:「五十年,講出來好像很容易,但你們要知道,這五十年來,我們過得有多痛苦。」

札西說:「我是一個在印度出生的藏人,我們父母他們都過得很辛苦,我們住的房子都蓋得小小的,他們有一個夢想,就是希望有一天可以回到西藏,西藏要獨立。他們希望可以在我們這一代,因為我們是生長在民主的國家當中,實現這個夢想。」

「去年,中共殺了很多西藏人,但是我們覺得很驕傲,因為有一個年輕人出來講話,訴說自己的權利。你要知道,在西藏境內講Free Tibet跟在印度講同一句話的差別有多大,他是會被殺頭的。」

「但是,我們很驕傲,全世界都怕中國,但中國唯一怕的,就是西藏。」札西說「圖博青年議會」常常被中國說成是恐怖份子,但,「我們根本就沒有武器,我們也沒有殺過人。我們有的是勇氣、絕對不放棄的毅力,還有,事實的真相。」

記者會結束後,札西帶我們去他的住處,一進門牆上便是一面很大的雪山獅子旗及他與達賴喇嘛的合照。入境隨俗的札西開始泡茶給我們喝,還拿照片給我們看,「這是我以前在夜市擺攤的照片」,「我以前在印度是賣衣服的,扛著很重的衣服在肩膀上到處去賣,我還睡過豬圈。」「就是因為我們苦過,我們知道沒有國家的人的痛苦,所以我們才會這麼努力,我做這些事情完全是沒有錢可以拿的,也沒有任何好處,我完全是花我自己的錢、自己的時間、自己的力氣。但是,因為我們知道,西藏不是達賴喇嘛一個人的,他一個人也沒有辦法作那麼多事情,如果連西藏人自己都不管西藏,還有誰會管西藏?」

去年4月26日北京奧運聖火到日本長野,札西拿出雪山獅子國旗,表達對北京奧運的抗議,被約有一百人的維護聖火警察隊伍制服逮捕、收押禁見,直到5月18日才安全抵達台灣。札西翻閱起當時好幾本日本雜誌對他所做的專訪,並播放當時日本的新聞畫面給我們看,他說他原本沒有計畫要這樣做,只是中國政府一直在污辱藏人以及達賴喇嘛,所以他才覺得他一定要喊出來。他自己講一講突然又不很好意思地說:「其實,你不要只寫札西,這個世界上,在國外在印度,有好多好多的札西,比我厲害的札西,都在作同樣的事情。」

「去年三月,中國殺了二百多人,一千多人失蹤。但是我們相信,他殺了一千個藏人,就會有一萬個藏人站出來。」

札西接著拿出「圖博青年議會」的刊物給我們看,一邊告訴我們:「這是在絕食,剛開始沒有一個記者來,但是後來李察吉爾跑來,就開始有媒體報導了。我們相信我們可以用和平的方式來達成目的。」

圖博青年議會於1970年的10月7日成立於印度北部的達蘭薩拉(Dharamsala),目前在世界各地的12個國家有85個分會,有超過三萬名的會員。每年至少會聚會一次報告各分會的工作狀況。「一開始,我們是NGO(非政府組織),現在我們認為我們是一個freedom movement(自由解放運動),我們是作為流亡政府與人民之間的橋樑」。「我們是個民主的社會,所以我們也要監督流亡政府,如果有喇嘛做錯事情,影響到整個藏人社會,我們也會出面指責。」

而當討論到「西藏獨立」或「西藏自治」的問題時,札西是這麼說的:「中國領導人曾經到印度演講,他說西藏人沒有一個人要獨立,他們早就忘記國家了,只有一個人想獨立,就是達賴喇嘛。他講的並不是事實。我相信,有百分之九十九的藏人都支持獨立。我們有一次從印度南部一直到新德里,沿途舉辦圖博和平遊行的記者會,每到一個地方,就有一、二千人會加入我們的遊行,三月十日,我們到了德里,聽完當地藏人的演講,後來我們去了中國大使館,但是因為當天警察太多,所以行動失敗。隔天我們又去喊口號,結果就被警察抓了,我被關了一個月,在印度最大的監獄,大家竟然每天排著隊來見我們,跟我們加油,要去法院宣判的時候,也是有一堆不認識的阿公阿嬤們來幫我們打氣。」

「達賴喇嘛不講獨立,是擔心引起殺戮,是為了和平的緣故,但是我們心裡都知道,我們要的是獨立。」「就好像你知道你爸爸愛抽萬寶路,可是因為太貴了,所以叫他的子女買白長壽,可是你身為人家子女的,當然要知道你爸爸就是愛抽萬寶路嘛,你怎麼可以還只買白長壽給他抽呢。」「達賴喇嘛主張中間路線,是因為他主張和平非暴力,因為他知道如果他一說出口,全部的圖博人一定都會起而戰鬥的,這樣就會讓很多人失去生命,所以他必須往後一點,守住那個底線。」「達賴喇嘛就是千手觀音的轉世,所以不可能提倡戰爭與武裝衝突的。」

我問到如果達賴喇嘛過世了,會不會影響到藏人目前的團結情勢?他說:「即使達賴喇嘛不在了,西藏獨立運動仍然會持續下去。」「我們最好的武器,就是耐心、毅力、真誠!也就是我們藏傳佛教信仰裡所講求的:身、語、意。去年四月我想去日本(意念),我就去行動了(身行)、然後在那邊大聲喊出來了(語出),就是一種最簡單的身、語、意實踐,也是真誠的一種體現。我們的獨立運動,其實就是我們的宗教、信仰、文化的延展而已。對我們來說,不管是不是在圖博境內,或者有一天達賴喇嘛不在了,我們還是會這樣下去。因為我們所維護的,不是外人所看到的國家主權或民族意識那麼簡單而已,而是真真實實的信仰、文化、與生活態度。」

札西說,五十週年了,一直努力到現在,他覺得這個運動有慢慢朝向目標正向邁進的感覺,他說,過去都沒有人知道西藏發生了什麼事情,也沒有人知道圖博(Tibet)是什麼,但現在越來越多人知道了。

結束訪談後,札西帶我們去吃他最愛的台灣食物,魯肉飯。一邊吃飯,札西一邊繼續跟我們聊著他所觀察到的台灣社會的種種問題以及在台藏人的處境,不時又穿插一些幽默風趣的笑話。看著他樂觀的笑容,我也衷心期盼著他父母那一代的夢想,可以在他們這一代實現。

延伸閱讀:THAR報春季號:圖博抗暴五十週年專輯

1 comment:

chk's log said...

跟各位比較起來,台灣人真的幸福多了,至少還在自己的土地上,但我們追求獨立的路也不輕鬆,希望台灣和圖博獨立的那一天真的會到來,加油